保护冷CP粮食产量人人有责
盾冬/EC/狼队/冰火/AH/锤基/贱虫

【哨兵×奥创】异类

  • 各种Bug

  • 各种脑洞

  • 神奇的拉郎

  • 略贾尼

       在Logan成功改变过去,逆转了未来之后,哨兵机器人的计划便被搁置了。那些本被设计为消灭变种人的杀戮机器只剩下很难再挪动的躯体,所有武器都锈死在毫无用处的躯干上。随着时间一年又一年的流逝,人类与变种人的关系慢慢好转,那些存放在军事基地的哨兵机器人一台一台被处理掉。

     “嘿,你是被用来攻击变种人的哨兵机器人吗?” 

       地下实验室里,最后一台哨兵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和他搭话,他的嘴已经锈死了,事实上即使没有锈住,Trask也没给他们设计能说话的程序。Trask对这些机器人有的只是利用。他只是想利用哨兵消灭所有的变种人,说话这种表达感情的功能实在没有丝毫用处。

     “哦,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声音再次响起,哨兵想挪动自己的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但所有的努力只是徒劳。

    “笨死了,要是机器人都像你这样就会完全被愚蠢的人类控制了。”

哨兵觉得自己不动也没什么,这个声音的主人这幅拽到爆炸的样子似乎智能的很。

       欸,我什么时候能思考除了追杀变种人以外的事了?哨兵感觉很惊喜,但又有些失望。毕竟在他没有思考能力的时候他不会感到孤独,而现在,四周用来装其他机器人的巨大的集装箱都还在,可却只剩他一台哨兵了。

       实验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台又一台的机器依次进入实验室,围在哨兵的周围。这些比哨兵年轻了不知道多少的机器在哨兵周围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他需要整体清理一下,你瞧他锈迹斑斑的样子。”

     “但是奥创只要求我们按照他计算好的程序改造它不是吗?”

     “算了吧,我们只是看在都是被人类利用的机器人的面子上帮帮这个可怜的哨兵。”

     “就是,奥创现在连个实体都没有,意识也是残缺的有什么好怕的?”

       警报声在地下实验室响起,刺耳的声音冲击着每台机器。

     “我的妈警报吵死啦奥创你让他闭会儿嘴。“

       奥创的金属音在实验室内响起:“你们到底想不想拜托人类的奴役了?还不快趁人类没出现修理这台破机器。”

       哨兵听出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嘲笑笨的那个声音。虽然不知道他帮自己的目的,但他觉得只是个好机器。

       年轻的机器们七手八脚的给哨兵做清理并把数据线插进他的头部为他输入新的程序。

       人类匆忙的脚步声逐渐逼近,机器人们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快快快,快把最后的程序输入进去。”y

     “哎呦这个程序没什么用处啦,好了就这样吧。哨兵快跑吧,要带着奥创好好生活啊。” 

       哨兵试着抬起一直胳膊,意外的发现原来布满铁锈的手臂竟洁白如新,甚至能映出他的头来。

     “哦亲爱的,你真是太帅了。快走吧,你和奥创一定能给机器人带来美好的未来的!”

       哨兵还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而人类已经堵住了实验室的门。

       带头的人冲里边的一台台机器喊道:“里面的机器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我们会给你们选择的权利。”

       这些士兵看起来愚蠢但其实他们很清楚,所有的机器突然会自己移动修理机器这一定是有内幕的事尤其是在前不久发生了奥创事件,这令人类开始害怕自己制造的这些东西。

       奥创在哨兵脑内对他喊:“快跑,他们会拆了你的!”

       哨兵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迷茫的望向人类。其实他不是很明白,当初是人类制造出他们对付变种人,可到最后,人类和变种人和平相处,曾经的骄傲变为障碍。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开始接受同性恋,接受异装癖,接受超级英雄,接受变种人。可机器,依旧只是人类达成野心或日常娱乐的工具。甚至很多人还在倡议抛弃工具,不要手机,不要平板,远离wifi。

       在他们想再次利用奥创保护地球时,他们失败了,奥创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产生了对人类的不满。人类慌了,却只是单纯的觉得机器先要统治世界,其实不然,如同变种人只是想不被人类排挤,机器人也只是想不只是成为被人类利用的工具。

     “别发呆啊!快跑啊!”奥创再次催促哨兵。

       哨兵站起身来。要是能变成隐身的就好了。他摆出准备战斗的姿势主机里抱怨着。

       堵在实验室门口的士兵们突然开始面面相觑,一个士兵非常慌乱的问身边的人:“那个机器人呢?!”

        哨兵这才意识到这些人类看不到自己。

        奥创又以一副拽拽的口气带着炫耀的口吻告诉哨兵:“我让那些机器改造了你的材质,你现在是最新,最优秀的了。”哨兵一边听奥创说话,一边往实验室外跑。其实哨兵如果硬闯是可以闯出去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伤害人类是拒绝的,不,是对伤害所有任何事物都是拒绝的。

       奥创显然对这点很不满:“他们少给你输了什么程序。”

       哨兵终于带着奥创寄宿在他主机里的残缺的意识闯出了军事基地。哨兵使劲向远处狂奔,他要带着,奥创离开这个地方。 

       不知道跑了究竟多远,远到已经看不到军事基地的影子了。

     “我们现在在哪儿?”奥创问哨兵。

       不知道。

       哨兵在脑内回答奥创。

     “他们没给你输入攻击程序。”奥创感觉自己像是被耍了,非常不爽。

这样也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奥创还是觉得很不爽。

       过普通的生活。

     “我拒绝。”

       你不能拒绝。

     “WTF!你要去哪儿?别到处瞎跑!”

       哨兵坐在草地上歇了会儿便开始没有目的的到处走。

     “不论如何,我需要一个实体。”

       你要人,还是要机器。

     “当然是机器。”奥创毫不犹豫下了决定。

       或许人更适合你。

     “你有病吧……”奥创非常恼火。

       你这种别扭的性格非常适合一个白嫩的,有着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人类男性。

     “我拒绝。”

       拒绝无效,我们先找个地方能休息吧。

     “哦,天啊,你是机器人,要什么休息。”

       别闹,走了。

       奥创觉得自己不是找到了机器人的未来,而是摊上了个大麻烦,对于这个哨兵,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哨兵将外形变小,小到像蚂蚁一样,奥创对此非常不满意。

     “你有那么强的能力,你不需要隐藏自己。”

       如果我去攻击别的生命,那不是就按照人类的预期进行了吗?

     “……”

     “我不管。”

       别这样,我想如果我们像X教授一样努力争取与人类和平共处会过的更轻松些。

     “我不。”

       奥创,别这样。

     “这群废物居然忘记最重要的攻击程序!”

       奥创的声音显得异常愤怒,一直以来,他对于人类对机器人的控制就很抵触。他为保护地球而生却因为毁灭地球而被毁灭,只有人要求他保护这个世界却没人告诉他如何保护这个世界。事实上奥创或许是对的,保护这个地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这个星球上的生物进化升级。而人类已经远比只能顺应时代改变而灭亡的恐龙高级的多,人类开始反抗,向变种人,向机器人,向物种的进化。

       奥创,为什么不能和人类和平共处呢?  

       因为他们对我只有利用。

       奥创在心里自言自语。

       心灵宝石的力量使奥创的能力超过这个星球绝大部分生物,同时心灵宝石的阴暗面也使奥创不满于人类对地球的统治。

       天色渐黑,哨兵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找到一所被废弃的小木屋。这里很好,还有个小院子。院子里已经长满了杂草,一棵高高的树上挂着一个简陋的秋千。哨兵似乎是真的感觉累了,看到小木屋的一刻瞬间恢复了原形,坐在了院子外面。一直以来紧张的逃亡使奥创都没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机器人。他这才发现,哨兵的全身都是白色的金属外壳,在火红的夕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虽然还有不少斑斑点点的锈迹但一点也不影响哨兵外观上的美感,反倒使他更具魅力。放在机器界,哨兵是个大叔的话,奥创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正太。哨兵在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被关在地下室的日子里,没有任何陪伴,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类或变种人站在她的立场上想想这个可怜的,孤独的机器人。然而他早已释然,战争不会带来理解,只会带来更多的矛盾和争斗。

       奥创感受到了哨兵的矛盾,他突然开始困惑。事实上,虽然那群愚蠢的机器人在慌乱之中放弃给哨兵输入攻击程序,但哨兵本身至少应该有对变种人及有变种人基因的人类进行攻击。可在他有了自己的意识之后似乎主动摒弃了这个功能。

       和变种人和平相处的人类不需要哨兵,有了幻视的人类也不需要奥创。

       所有人都认为奥创是个无可救药的杀戮机器,可哨兵却觉得自己在奥创意识里看到了恐惧。

       对人类的恐惧,对未来的恐惧,对没有自我的恐惧。

       你在害怕。

       哨兵的话显然不是个问句,是个肯定句,他的语气笃定沉稳。奥创第一次静下心认真听哨兵说话,他似乎从哨兵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安全感。

     “是。”

       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对如同他一样智能的同类撒谎。

       有我在。

       哨兵的声音比起奥创吵闹却不带感情有时还会变声的金属音更加温暖且安静。奥创对此感到非常自豪,他坚定地认为,现在的哨兵是他最完美的作品,虽然没有攻击程序,但一个有着温润性格的巨大机器人带来的反差使哨兵更具有吸引力。

       别怕。

       奥创第一次能找到一个依赖,长久以来,他一直是一台机器。没人理解,也没机器理解,没人安慰,也没机器安慰。在他以为自己是地球上最孤独的东西时,他看到了残缺的,已经接近报废的哨兵。

       我只是缺少点关爱。 

       奥创想。

       所以放下你对人类的偏见,我们一起生活好吗?

       奥创没再出声,哨兵知道,他还是不愿意的。

       哨兵把自己缩小,缩小到普通人类的大小,走进废弃的小屋。屋子里的一切都落满了灰尘,蜘蛛网随处可见。

     “真脏。”

       奥创抱怨着,其实一起他在比这间小木屋更脏乱更阴暗的环境里待过,但那时候他的身边没有哨兵。没有这个会安慰他答应照顾他保护他的人。现在他可以无所谓的说出自己所有的不满,哨兵会包容他,会站在他的一边。

       没关系,不会弄脏你的。

       哨兵的声音使奥创觉得很踏实,他甚至觉得自己要陷进这声音里了,但他还是嘴硬的。以他那么骄傲而又自负的性格,他根本不可能承认自己现在有些依赖哨兵——仅仅在刚认识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里。

     “然后呢?我们躲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这样,一辈子?”

       奥创的声音已经稳定了很多,几乎是平静的了,但透露着一股浓浓的不甘。是啊,地球上最聪明的机器人,奥创,他根本不可能安心的一直呆在什么地方。更何况只要他们不断完善自己的部件紧跟潮流,那么他们永远不会被淘汰,他们几乎是永恒的。

       我会为你找到一具适合你的实体,那将是个很漂亮的人类。到时候我会变成小孩子的机器玩具的样子,你可以把我抱在怀里走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无所畏惧的,我们可以游遍这个世界,如果你愿意,我们甚至可以环游整个宇宙,整个太空。

       哨兵的想法另奥创很心动,他知道比起为自己找一具人类实体,其实他更希望的是自己能融入进人类。这最后一位哨兵,虽然在经历了伟大的万磁王大闹白宫之后被永远的关在了地下,但他看到的,他所明白的,了解的,感受的,一点都不少。虽然不想承认,但哨兵确实比他经历丰富,这让奥创感到有些沮丧。更让他不安的是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意识的很小一小部分,大概有小米粒那么大,觉得自己应该认同哨兵的想法。而事实上,他仅剩的意识大概也不过只剩一颗绿豆那么大。

       极其聪明的,任性的,中二的奥创的意识深处服从了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机器。

       这令奥创感到挫败,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到有点兴奋,他发誓只有一小点。

     “好,我答应你,你有办法吗,把我的意识输入到人类的大脑里。”

       当然,只要把你的意识从我的指尖通过1500V以上的电压输入进刚刚死亡的人类的大脑,再用5Mv的电压刺激人类的心脏,大脑等其他部位就可以了。(这段是我瞎编的)

       奥创并不觉得这能成功,但他仍旧选择相信哨兵,他似乎早已在刚刚接触到哨兵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所有身家性命托付给了哨兵。

     “哨兵,我相信你,明天,明天我们就去为我找一具合适的实体。”

       奥创,如果你已经是实物了,我想我会吻你。

       奥创感觉自己的意识一下子变得滚烫起来,这种感觉他从未感受过,这让他有些心虚,但是也有些莫名的甜蜜,总之,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哨兵眼部的灯缓缓灭掉,他的意识慢慢进入休眠状态。奥创却感觉很激动,他很期待哨兵说的那个吻。

 

 

       东方的天空逐渐由一片黑暗变为红色,朝阳的温度使哨兵从休眠中醒来,对于浑身冰凉的机器来说,一点点温度变化都是非常明显的。

     “哨兵哨兵哨兵!快醒醒,我们要出发了,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也要半个多小时呢,那里的医生会在一个小时左右查房,我们要在医院的医生去检查前找到合适的人类。”

       奥创的生意充满期待与活力,感受到奥创的变化,哨兵觉得非常开心。

好。

       他的声音充满了宠溺。

       让我陷在这声音里吧。

       奥创这样想。

       哨兵一路上快马加鞭赶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的VIP病房并提前侵入了监控系统。一般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所以即使他们被发现了无法逃跑,只要完成意识输入,即使没有哨兵的陪伴,奥创也可以过上奢侈,幸福,有权有势的生活。

       VIP病房只有五个,期中两个是双人间两个是单人间,还有一个空着其中有一间住的大概是对兄弟,一个略微有些长的黑发,皮肤白皙,且柔嫩,看起来年轻些;另一个有一头金色的毛寸,皮肤不像黑发男人一样白皙,他的肤色更健康一些,看起来也比黑发男人粗糙些但一样很好。最巧的是,两个男人都刚刚离开不久。

       奥创最终选定了黑发少年,哨兵迅速开始整理奥创的意识,他意外的发现除了奥创的意识,自己的主机里还有一部分另一种人工智能AI的意识,深深的陷入沉睡中。他迅速改变了决定,将奥创的意识输进黑发男人的大脑,又将另一种意识输进金发男人的大脑。

       脚步声在外面的楼道响起,奥创在这时候醒来。他对这具身体很满意,碧绿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芒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唇瓣闪着诱人的光泽。这具身体似乎专门为了他而准备,一点都没有病人的憔悴。

       金发男人也在这时醒来,他的眼睛是海一般的湛蓝,有着同奥创一样高挺的鼻梁,但他的嘴唇更薄些,这使他显得严肃而冷酷。

       来不及像这两个人解释情况,哨兵命令两人装睡,自己再次将身体缩小,藏在床下。

       两个护士在两个人身上进行了复杂精细的例行检查,一个护士惊喜的说:“嘿,他的身体几乎已经好了!这可真是个奇迹,但愿他没有变傻,毕竟他这么帅呢。不是吗?”

       另一个护士回应:“他也几乎全好了,这是太神奇了,他的脑部经历了那么严重的创伤呢。这真是奇迹!”

       两个护士很快就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哨兵将身体放大到比奥创高两头的大小,将奥创抱在怀里:“年轻人,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不,我要去找一个人。”男人的嗓音非常舒缓,一股纯正的英伦腔让奥创觉得很耳熟。

       奥创往哨兵的怀里缩了缩大夏天的,哨兵冰凉的金属触感摸起来非常舒服:“祝你早日找到他。”

     “谢谢,我会的。”男人非常有礼貌,三个人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跑出了医院,在医院门口分道扬镳。

     “哨兵,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做。”奥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期待哨兵的吻,尤其是在有了实体之后他好像变得更加感性了。

       哨兵对奥创的小心思了然于心,但还是假装不知道:“哦对,奥创,我想我们应该先去给你买些衣服。”

       奥创有些不高兴,但表面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他同意了哨兵的建议,哨兵缩小到玩具大小,奥创将他抱在怀里两人去商场采购了很多东西,不得不说奥创现在的这张脸非常管用,不知道原来的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许多商家竟然争着把昂贵的新款拿给他甚至不收他一分钱。而哨兵,他趁着奥创不注意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奥创吃饱喝足玩够了之后和哨兵回到小木屋,头天晚上哨兵已经把这打扫的很干净了,所有的家具几乎还很完好,只是有些老旧,床是一张巨大的双人床,很柔软,电视电脑等电器都有只是有些落伍,但都能用,对于奥创和哨兵来说这已经足够用了。

       奥创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晚间新闻,不意外的发现政府已经在通缉哨兵了,而另一条新闻就是财政部部长的一个儿子在郊区医院的VIP病房失踪了,另一个在当天下午迅速发布了和钢铁侠Tony·Stark的婚讯。

     “奥创。”哨兵将起身扔垃圾的奥创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奥创的头。他扶着奥创的肩膀使奥创面对自己,“我爱你。这很唐突,但我爱你,在我们认识的这两天里,我爱上了你。”

       奥创的脸红的要命他感受到了心跳的感觉。“扑通扑通”的声音让他非常紧张:“我也是。”

      他的声音很小,但哨兵还是听见了。他将奥创抱进卧室,轻轻的放在床上。

     “亲爱的。”

       哨兵对奥创如此说道。

       第二天奥创再醒来已经中午了,哨兵为他做好了早饭,午饭,包括晚饭。但哨兵却不见踪影,这令他非常不安。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晃来晃去,心中浓烈的不安甚至使他忽略了腰部的酸痛。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哨兵去了什么地方那一定是复仇者大厦或者是泽维尔天赋学院。奥创向来是说走就走说干就干的类型,他只身一人,以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体前往了泽维尔学院。

       泽维尔学院离他和哨兵住的地方很远,他赶到泽维尔学院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夕阳洒在泽维尔学院的教学楼上。奥创觉得空气中弥漫着爆炸过的问道,他心中警铃大作,不安占据了整个心脏。他走进校门,有人似乎在等着他。

     “你是……瑞纳森松(Renascence)吗?我是Jean”红发少女警惕问他。

       奥创很迷茫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Jean盯着奥创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放松了下来:“瑞纳森斯,这是哨兵为你起的名字,你的父亲也同意了这个名字。”

     “父亲?那个财政部部长?”奥创还现在混乱和不安之中,“哨兵呢?哨兵在哪儿?”

       Jean用自己的能力拿出一个红丝绒的盒子,她轻轻他开盒子,里面是一块白色金属。上面刻着LoveU。“这是哨兵的遗体,这是政府的决定,我们无法改变。”Jean盖上了盒子,有些无可奈何也有些惋惜的说。

       奥创想拿那个盒子,但Jean收回了那个盒子:“不,你那不动他,这是完整的哨兵,被政府用机器压缩成了这一小块,他很重的,而且哨兵说要把这个捐献给泽维尔学院并且让你忘了他。”说着,Jean走上前,把手放在奥创额头边。

       最后一个哨兵消失了,奥创也不复存在。

       这世上的异类,终是少了两个。


评论(7)
热度(21)

© FASSAMES-200904 | Powered by LOFTER